您当前的位置 : 长泰新闻网 > 人文 > 文化遗产

长泰民风传朱子

  朱子文化绵传千年,浸润民心,至今长泰民间仍处处留有印记。

  有人认为,朱子文化在闽南看得见的、最重要的遗存是书院。这话不错。自宋以来,在朱子倡导下,闽南各地纷纷兴建书院,招收生员,秉承程朱理学道统,系统地开展理学文化的教授与传承。虽然为追求科考功名,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百姓,都一致自觉认同书院式教育模式。但对于闽南文化的千年传承,书院无疑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长泰乡土文化的形成深受朱子文化的影响。在出知漳州的那一年里,朱熹倡导教育,传播理学,缕次亲临长泰讲学,举荐得意门生担任长泰主薄,主管学事,创办书院,招收生员,刊印、教授朱子的《四书集注》等教材。崇文重教,耕读传家,逐步成为长泰的优良传统。长泰自此逐步摆脱蛮荒形象,文明开化,民风淳朴。除史书文字记载外,事实上,长泰仍有不少朱子文化的物质与非物质的历史遗存,比如位于岩溪镇至今保存完好的清代崇正书院,比如长泰乡村的宗祠文化,比如民间至今流传的不少风俗。

  崇正书院,创办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址在岩溪圩,即今天岩溪镇政府大院内。民国二年(1913年),崇正书院改办岩溪小学。现书院建筑主体仍保存十分完好。这是一座四合院落,虽是清末建筑,但带有明显的民国风。外观看,双层排楼,砖木结构,粉墙黛瓦,古香古色。走进去,但见四方天井,花台清楚。坐在花团锦簇的青石板,抬眼望去,回廊深深,房门紧闭,却似乎有“之乎者也”的朗朗书声传出。就是这样一方从历史深处走来的静默的书院,曾浸润着岩溪人多少智慧!

  说起朱子文化对长泰乡土文化的影响,最明显的当是宗祠文化吧。闽南宗祠,即俗语中的“祖厝”,是闽南人的灵魂寄托、根之所在。长泰很多祖厝宗祠在厅堂左右墙上留有“忠、孝、廉、节”四个墨书大字,每字一米见方,相传模仿的是朱熹的笔迹。长泰状元林震出生地——武安镇京元村的张氏家庙,中国传统村落——马洋溪旅游区山重村的薛氏家庙等等,许多热爱闽南文化、传统文化的游客都会忍不住拍下这些字,以勉励自己和孩子。

  长泰县岩溪镇珪后村是省级历史文化名村。这里的普济岩,正厅高悬“方塘一鉴”,匾额遵劲有力,出自朱熹的《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普济岩前置有一亩方塘,每年春寒料峭的正月十七,叶氏族人在此举行“下水操”民俗活动,纪念天文祥、张世杰、陆秀夫等“宋末三杰”,朱子理学的忠义文化代代相传。

  朱熹注重端正风俗,曾拟定十则谕俗文,公示于县堂前谯楼,对百姓日常行为进行约束规范,从而废除了社会部分陋习,倡导了海滨邹鲁之风。长泰县志记载,“士习犹淳,民风渐变”,“士敦诗礼,民勤耕织”,“邑虽弹丸,数百年来,有理学之儒,有气节之儒,有文章事业之儒。”长泰林墩江都村的《连氏族谱》,全文抄录《朱子谕俗文》,作为世代相传的家训。第一则劝谕:“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宗姻,周恤邻里,各依本分,各修本业,莫作奸盗,莫纵饮博,莫相斗打,莫相论诉。”若人人能孝顺父母,恭亲睦邻,各守本分,何愁不安居乐业?若违法犯罪,则必依法究治。朱子理学对提高百姓素养、驱除伤风败俗、整饬社会风气,至今仍有实在意义。

  在民间,长泰流传着不少相传为朱熹所倡的旧俗、旧例,将某些器物、用品、服饰等冠以“文公”,如文公巾、文公袄、文公拐。长泰乡村民居至今有垂挂“文公篱”的旧俗。“文公篱”,即竹门帘,俗称“门篱”,用细长竹条编织而成。竹者,节节高,品性清,含儒雅之风。居家使用的确方便,透气透风,可卷可收,不仅可挡灰尘蚊蝇,而且门内之人可观看门前行人或入室客人的容貌举止,而门外之人难以看清房内。只是到了今天,竹门篱才逐渐为其它现代新材料所替代。

  笔者认为,倘若只有积累知识,却没有内化为个人修养、外化为良好品行,那么,这样的教育是无益的。只有当一种文化以润物细无声的姿态不着痕迹地影响着人们,并且传承百年千年,从而形成富有地方特色的乡土文化,我想,这样的文化才是真正有力量、有魅力、有影响力的文化。这,也正是朱子文化的可贵之处。

  紫阳过化,千年一叹!朱文公之儒家理学和崇教思想,在长泰大地依然焕发异彩。今长泰顺应民意,重修文庙,兴文崇儒,大力引导开展经典国学传承活动。巍巍文庙,煌煌九脊,朱熹位列大成殿配祀十二哲,与至圣先师孔子一同歆享万民崇敬。

  善哉,惟愿泰邑鸿猷,千古维新!

作者:叶小秋
来源:长泰旅游网 编辑:林淑芬 时间:2017-08-14 11:03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