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长泰新闻网 > 人文 > 人物春秋

敢于忠谏的御史提督顺天学政张鸣骏

                                                                              文/陈忠杰张森文摄影/张建辉

  九龙江西溪南岸的颜厝镇,素以龙溪古县治而闻名遐迩。在龙溪古郡东北方保存了一片清初古民居建筑群,它就是西张社清朝顺治初年监察御史提督顺天学政张鸣骏进士第。

  出生地在京元

  “族萃京元允卜三元及第,堂临天宝欣观万宝朝宗”。位于漳州市长泰县武安镇的京元村,原名溪园社,明代宣德五年(1430年),漳州千年史上唯一的状元林震及第后为报答他降生地溪园社“张氏家庙”及从小受外祖父培育之恩,奏准皇帝将溪园赐名京元。从此,京元社文风鼎盛,人才辈出。

  张鸣骏,字赓阳,出生于明代后期闽南深山的长泰县钦化里京元(今长泰县武安镇京元村),是一位从京元“张氏家庙”走出的官至三品的历史名人。

  

  张鸣骏自幼天资颖悟,过目成诵,其父母认为其可出人头地,聘师课子,学有所长。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中乡试举人,明崇祯十三年入京(1640年)中进士。张鸣骏联捷进士后总是以诞生在“张氏家庙”的宣德五年(1430年)状元林震为榜样,将诚实做人,勤奋治学,清廉为官,青史流芳作为他人生追求的信念。先贤刻苦攻读,锐意进取的精神极大的鼓舞着他,特别是先贤们在宦海生涯中,忠于职守,嫉恶如仇,敢于担当的风范感召着他,从小耳濡目染,铭记心中,成为学习励志的楷模。

  

  为官地在京城

  张鸣骏考中进士后不久,在京城担任户部主事。他在京城任职期间正是明王朝摇摇欲坠之时。当时社会,“官贪吏要钱”,官场乌烟瘴气,百姓民不聊生,农民起义风起云涌。作为一个统治阶级下层的有识之士,张鸣骏忧心如焚,又无能为力,于国于民,都无法施展他的才华抱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明王朝倾覆于腐败的深渊之中。

  明朝的“前车之鉴”深深的震撼着张鸣骏,清入关后,张鸣骏归顺了清朝。归顺清朝之后张鸣骏对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更加深恶痛绝。

  清初,官员敲诈勒索百姓的案件屡见不鲜。据《清实录---顺治朝实录》记载:清朝顺治元年(1644年),张鸣骏被任命为宣大(宣府、大同的合称,辖宣府、大同、山西,此地古代是北狄范围)巡按御史。当时蒋家峪二百多信众聚集,本是普通百姓的一场法会,当地官员王守志参将为了敲诈勒索百姓,污蔑为造反,上报朝廷,妄图处死二百多信众。张鸣骏接到案件后,立即立案稽查其事,不惧淫威,查明事实后,连夜起草奏疏,向皇帝揭露事实真相。后来皇帝下旨将王守志处死,挽救了蒋家峪二百多信众的生命,成为清初大案,史册流芳。

  相传,宣大百姓感恩戴德,不忘张鸣骏救命之恩,乡贤地方上表称颂。张鸣骏狠斗贪官的劲节高风,世代流传。又传皇帝曾题“巡狄”匾赠送张鸣骏,此匾原来悬挂在张鸣骏进士第正堂上方(文革被毁)。清初沿用明制,授予监察御史极大的权利,但是“权利意味着担当”,监察御史的品德才智都是一流的,是皇帝的耳目,一旦犯错处罚也最严厉的。

  清初,在直隶设提学御史,各直省设立提学道,他们都带着按察司佥事的官衔,是从各部院具有进士出身的官员中选拔出来。少数提学官,以举人充任。顺天、江南、浙江三个省的提督学校官,则称提督学政。到了雍正四年(1726年),废除提学御史和提学道的建制,一律改称为“钦命提督学政”,简称“学政”,全国定额二十名。所谓“钦命”,意思是受皇帝特命,享受“钦差大臣”的待遇。学政的地位和各省的最高行政长官总督、巡抚平行,知府以下官员对学政皆执属员之礼。人们尊称学政为“学台”。“学台”和“抚台”、“臬台”,合称地方“三台”。”

  顺天学政是当时主管顺天(今北京)教育与科举的最高行政长官,是全国学政的首善,官职相当于三品官,因此任职要求也最高,竞选顺天学政无异于状元选拔。顺治二年(1645年),张鸣骏在众多进士身份出身的京官考试竞选中脱颖而出,又经顺治帝严格的品行才艺面试,最终被任命为全国最重要的学政官——江西道御史提督顺天学政。

  张鸣骏是清朝第二任顺天学政,与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任顺天学政,后来官至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的李光地一道成为闽南地区先后担任过顺天学政的两个人,是明末清初闽南文化在全国居于领先地位的象征!

  对于做官者而言,明哲保身的多,敢于“忠谏”的少,“忠谏”受贬再进谏则更少。今被选作高考试卷题而广为人知《清史稿•李森先传》的文献中就收录了“忠谏”受贬再进谏的一些官员。

  据《清史稿•李森先传》记载:“皇上孜孜不倦谋求天下天平,多次下求言诏,但是大臣们犹豫观望的人很多,都是因为从前上书言事的大臣,一旦受到惩处,就流放永不续用,互相都把进谏作为警戒呀。我认为想要广开言路,应该宽容对待进谏的大臣。像流徙的谏臣李呈祥、季开生、魏琯、李裀、郝浴、张鸣骏等,都与下诏恩准进谏因为公事受连累有关。倘使蒙受皇上顾念和怜悯,让天下人明明白白知道皇上宽容直臣,即使发配到偏远地方的直臣也不会被遗漏,凡是有进言责任的人,能不洗心竭虑进言吗?”

  又据《清实录——顺治朝实录》的记载:“顺治四年,降顺天督学张鸣骏二级、调外用。”“顺治九年,复补原任江西道监察御史张鸣骏、原官。”

  由上面两文可让我们知道张鸣骏的为官为人、以及被降职和恢复原官的原因,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张鸣骏在复杂的满汉斗争的官场中,虽宦海浮沉、身不由己,却博学多才、正直敢言,且廉洁清正、执法如山的形象。

  移居地西张社

  西张社明清时属龙溪县十二三都任勤保。古时交通多借水路,故西溪南岸多有溪船停靠的小码头,今西张社“西兴宫”所在的位置就是沿溪小码头之一。每当骤然雨下,从小码头远眺,只见轻纱般的蒙蒙细雨中,艄公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悠然自得,其情其境像唐代著名词人张志和的“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名句,更像张鸣骏的故里京元村的水乡。

  中国遭贬谪的官吏名士,许多人热衷于佛道之教,但真正进寺观的不多,而结庐深山者更是寥若晨星。张鸣骏先为明朝官员,后归顺清朝,最终惨遭贬谪无颜回乡,因此形成了“居尘而出尘”的“归隐”思想。于是选择似曾相识的龙溪南乡西兴宫小码头作为栖隐之地。据《长泰县志.乾隆庚午版》记载:“张鸣骏,崇祯十二年(1639年)中举,崇祯十三年(1640年)进士。后移籍龙溪。”

  移居龙溪后,张鸣骏为了铭记先祖在长泰的最初居住地西清(今陈巷镇美彭村),自称“西清张氏”,故名西张。

  张鸣骏归隐时期,正是清初历史动荡的变革时期。在这个大背景下建筑的房屋,显然较为保守,少了些华丽,与历代达官贵人的府第相比更显得有点黯然失色。但是,整座府第的建筑是非常注重“风水”的,是按照堪舆风水的顺应自然的佳作。张鸣骏进士第坐北朝南,背环九龙江,右(艮方)引程溪水绕村南而过,形成了九龙江和程溪水两水合抱的大地理格局,寓意“门前若有玉带水,高官必定容易起;出人代代读书声,荣显富贵耀门闾”。而且背靠漳州府,与漳州府一衣带水,前临龙溪县衙,办事交通极其方便。又在府第前面人工开凿一个约1190平方米的投池蓄水,活泉涌水,满足了“四水归堂,财源滚滚而来”的聚财心理。其实,昔时投池与村里两条水圳相连,水路四通八达,又综合解决了乡民观景、取水、洗涤和排污等一系列生活问题,值得今人好好研究借鉴。

  张鸣骏进士第规模宏大,共有厅房45间,总占地面积4113平方米,建筑面积2286平方米。两进单开间抱两小门,前有石埕和投池。左右后有同字形护厝,左护厝建筑面积760.5平方米的、右护厝建筑面积547.5平方米、后护厝建筑面积515.2平方米,三护厝形成“同字形”。主体建筑于2000年进行了重修,建筑面积463平方米,依次为门亭、前堂、中深井、后正堂,堂上悬有“文魁”、“进士”、“巡按御史”、“顺天学政”等匾。后正堂原来还有张鸣骏像及“巡狄”匾额。左、右、后的护厝没有重新修葺的痕迹,一石一瓦都留下了岁月的印记。而这里昔时“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碑刻及荣耀,还为后人津津乐道。

  轰轰烈烈的的达官贵人故居,也许转瞬间便会凋零。而张鸣骏进士第的特征是与淡泊、悠闲相联系的。栖隐于城南水乡,水路交通方便,不影响正常生活,在精神上恬淡寡欲,不为政治生涯中的厉害得失而担忧受怕,保持自己人格的自由,不为外物支配。这应该也是现代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家园吧!

来源:长泰新闻网 编辑:林淑芬 时间:2017-07-13 15:50 收藏此页